選書網 > 馬過江河 > 第三章.劍問北燕 230.諦聽收網(完)

第三章.劍問北燕 230.諦聽收網(完)

    也不知是沈歸自己的內息運轉出現了斷層、或是羅寅已然算準了他調整氣息的當口、那柄毫不起眼的草鬼,刀背緊緊地貼著羅寅的身子、由他步伐引出腰間旋轉力道的驅使之下,劃出了一條自左而右、閃電般迅猛的寒芒弧線;可沈歸用來防護住左側身體的春雨劍、由于劍身實在太長、又剛剛被他一刀自上而下的劈斬蕩開,如今也還沒完全調整過來……

    只聽“噹”的一聲脆響,在電光石火間、沈歸強行擺動驚雷劍,以一個非常別扭交叉手勢、勉強抵擋住額外附加了離心力的一擊橫斬!匆忙之下,沈歸也根本來不及卸去力道,只能憑著驚雷劍本身的堅硬質地,擋住草鬼刀刃定然會砍出的致命外傷;然而附著在刀身上的那股復雜而強大的力道,卻實打實地透過了驚雷劍身、傳入了沈歸的軀體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巨力沖擊之下的沈歸、立刻噴出了一口鮮血、連一點準備時間都沒有,要不要咽下去也根本不受喉嚨控制、頃刻間便化作了漫天紅舞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?沈少俠沒力了?……”

    羅寅一見沈歸噴出滿口血霧、立刻無比興奮的出言譏諷了一句、隨即連一個喘息之機都沒再給沈歸留下、旋身再次沖向對方,手中草鬼刀的攻勢,也猛然再次加快了頻率!

    這個羅寅吶,還真是個實打實的爆脾氣!此時他覺得分出勝負生死的絕佳機會已然顯露無遺,立刻瘋狂消耗起了自己保留的全部真力,不斷把刀招的實戰速度推升到一個前所未見的高度!即便自己耳中已然傳來了不堪重負的關節摩擦、與肌肉撕裂的細微之聲,但他仍然還是恍若未聞一般、一招緊似一招的朝著已經露出敗象的沈歸殺去!

    越是在武學之上成就非凡的人,對于本身健康狀況的把控能力也就越高。如今羅寅的心里也比誰都清楚,如果他這樣打下去的話,一旦沈歸能扛過自己這一刻鐘左右的爆發期,那么這場廝殺即便能夠取得最終的勝利,可自己的身體在如此高負荷的強行運轉之下,戰后最少也得養個一年半載的時日,才能徹底的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可對于沈歸這個旗鼓相當的對手而言,能使得他無法抽身逃脫、身體狀況又明顯處于下風的大好時機,也同樣是千載難逢的美事!因為以沈歸的所作所為來看,這個人很少會把自己置于無路可退的危險境地!什么置之死地而后生、什么背水一戰、破釜沉舟,根本就不是沈歸會選擇的戰術。

    而他以往以寡敵眾的戰例,也全都是被人所累,或是以自己為餌的計中計罷了。想要得到今日這個機會,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而今日羅寅之所以能夠的手,也全是因為掐住了沈歸人生地不熟這個地利劣勢、才勉強把他引入了抵死一戰的圈套之中。

    機不可失、時不再來!至于什么江湖道義、什么武林規矩、什么道德底線,對于生意人出身的羅寅來說,也就是無所謂的事。

    他現在只想要沈歸的腦袋!

    對于羅寅而言,超負荷的身體已然是非常痛苦;那么對于沈歸來說,局面也自然更加嚴峻。他發現由于疲勞應戰的原因,自己的肌肉與神經,已經開始逐漸不受自己控制了!羅寅那一記記勢大力沉、快如閃電的刀招、如同飛流瀑布一般朝著自己籠罩而來,入眼處處俱是刀光;可隨著體力的迅速消耗、肌肉關節積攢下來的疲勞,以及內臟剛剛受到了巨力的重創,他已然無法完全卸下草鬼刀蘊含力道了!這卸力不及,慢慢也就被動的添上了一道道淺傷;盡管這些新傷都不算太深,可由于羅寅那不要命一般的強攻速度飛快,身體開始浮現出了斑斑點點的血跡,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增加……

    隨著攻勢的愈加瘋狂,羅寅也瞧準了沈歸那左支右擋的身體、已經到了不得不重新調整重心的時機;他向前縱身一躍、迅速貼上了猛然向后飛退、想要以此拉開距離、重新調整一番的沈歸;與此同時,他握刀的右手也用盡了渾身剩余的全部力道、結結實實地掄出了就連自己都無法控制力道的全力一刀!

    這一刀若是沈歸能夠僥幸躲開的話,那么羅寅至少要落下三息的空白間隙,用于調整自己也同時失去平衡的身體!這三息毫無防備的空白時間,對于往常的沈歸來說,至少足夠他殺死羅寅三個來回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,雙腳離地,已然倒躍在半空中的沈歸、卻已經沒有任何閃轉騰挪的可能性……

    在生死面前,沈歸終于涌出了一擊定生死的賭徒心態!他抬起右手倒握的驚雷短劍,用劍尖朝著對方側面刀身奮力扎去……

    要知道羅寅的放手一搏、可是扣步旋身、橫向劈斬而來的!長刀所對準的目標、也是朝著沈歸的腰間斬去;以沈歸現在的身體狀況而言,即便他向下扎去的驚雷劍、能夠準確命中草鬼的刀身,也無非就只能使得這柄環首刀向下微沉、偏離原本的攻擊路徑而已。

    究竟是被一刀攔腰斬為兩截?還是被擊沉的一刀削掉雙腿,結果好像也沒有什么區別……

    沈歸倒是也沒有這么單純,絕不會認為憑著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,就真的能擊散那股用盡了全力的橫斬!之所以會選擇這個應對手段,也是因為他通過剛才的一陣的刀來劍往,捕捉到了驚雷劍的一個小秘密……

    這柄上古神兵——驚雷劍,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特殊技法或者莫名材質鍛打而成的!他與其他神兵互斥的時候,如果未能一劍斬斷的話、那么通過接刃的不同位置,反饋發出的聲響,都會存在著許多細小的差異性。起初沈歸還有些不以為意,認為這只是由于兩柄武器材質上存在差異、自然而然的變化而已;但隨著今日羅寅的攻擊頻率的兩次提速,自己抵擋的招法與腳步也越來越亂之后,他終于摸準了這種音色的差異性,不僅僅是由于原料的質地、與鍛打方式之間存在區別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簡單來說,這柄驚雷劍,在抵擋對方的刀頭與刀身之時,所發出來的兩道聲音、是有著本質上的差異!這還不僅僅是音域與音色方面的不同,就連聲音的回響與振動的頻率,也存在著根本性差異!就仿佛是東瀛島的舶來樂器,尺八,與南康本地的樂器,洞簫一般;不通音律的外行人很難聽出差異;但只要是稍通音律之人,隨便聽上一耳朵、便能精準無誤的分辨出兩種樂器!

    在這一場刀劍互斥頻率極高的打斗之中,沈歸在最開始的時候,也曾有意識地試探關于這柄驚雷劍的新發現;可隨著自己噴出了一口鮮血、羅寅仿佛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般、展開不要命的猛攻之后,他就再也沒有精力能放在探索驚雷劍的奧秘之上了!

    如今面對著這一記已然避無可避的橫向劈砍,他也只能硬著頭皮、試驗性的向下刺出了這一劍!按照他之前的推斷,興許驚雷劍發出的各種聲音,就是放大了與敵方兵器摩擦之時所得到的反饋;也就是說,憑著驚雷劍的聲音變化,就可以清晰的判斷出對方武器蘊含雜質最多、也就是最脆弱的一個受力點!

    用物理學的角度來闡述的話,這個脆弱點則被稱之為胡克盲點。也就是說,如果沈歸沒有估計錯誤的話,那么這柄驚雷劍、實際上是一柄“胡克盲點探測器”!無論何等堅實的物質,都可以通過這柄短劍反饋出的不同聲音、來判斷此物防御最脆弱的那個胡克盲點!

    如果他這個猜測成立的話,從理論上來說,沈歸的這一擊下刺如果命中,可以徹底擊斷羅寅手中的那柄草鬼刀,從而躲過自己被一刀斬為兩截的命運!然而如果沈歸猜測錯誤的話……就有機會親自去問問九泉之下的北海劍奴夫妻二人、這破玩意兒,到底應該怎么用了……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驚雷劍的劍尖、準確無比地擊中了沈歸聽到的胡克盲點之上!也不知是他瞎貓碰上了死耗子、還是北海劍奴的本意果然如此!這看似沒什么破壞力的一劍,竟然還真的令那柄草鬼刀當中斷為兩截!

    上半截刀身就在羅寅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、打著轉的飛了出去、途中還削斷了一棵中等粗細的小樹苗、隨后才跌跌撞撞的落在了草叢之中……

    對于沈歸來說,這近乎于賭命般的一劍,當然也榨干了身體里最后的一絲力氣!當草鬼刀的半截刀身應力斷開之后、他也由于失去了調整重心與身形的力氣、灰頭土臉地仰面拍在了地上,發出了砰的一聲悶響……

    這柄草鬼刀本就不屬于羅寅、是他得到了消息之后,從幫中一個嘍啰的手里花了大價錢買到的消費品!如今在驚雷劍這種名師遺作的沖擊下斷裂開來,對他來說也就只是感到驚訝而已!當沈歸結結實實砸在地上的聲音傳入自己耳中之后,他也立刻就把那柄質量出現問題的草鬼刀、徹底拋諸于腦后了!

    烏爾熱的遺物草鬼刀,的確是好東西不假;然而比起沈歸隨身佩帶的兩柄上古神兵,卻根本就不值一提!

    
新書推薦: 掌嬌 痞公子 名相 后漢長歌 抗日之超然兵王 霸宋西門慶 歷史二次方 東漢末年是三國 山賊王的男人 鳳簪嘆
三度博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