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書網 > 仙武帝尊 > 第兩千五百八十九章 神子殺心

第兩千五百八十九章 神子殺心

    轟!

    戰臺嗡動,撐不紫府仙海之威壓。

    弟子們看的心驚,自知紫府仙氣的可怕,連華山神女都滿目忌憚,昔日斗戰,也曾被紫府仙氣重創,那片紫色的仙海,可怕至極,稍有不慎,便會被碾成飛灰,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紫色仙海翻滾,看客們已不見葉辰身影。

    仙海中,葉辰翩然而立,能清楚感覺到,氣血在被極盡抹滅,紫府仙氣太強,如泰山壓頂,一絲絲一縷縷,都能碾成一尊圣人,紫府仙體的先天道氣,可不是鬧著玩兒的。

    自然,他是不懼的,于仙海中緩步而行,如閑庭信步,感悟此仙氣的玄奧,真真的不凡,也難怪在諸天,葉凡不止一次被重創,紫府仙體之霸道,并非虛妄。

    “這就被鎮壓了?”真傳弟子們驚異。

    “八成是,紫府仙氣太兇悍。”不少長老都摸了下巴,也想窺看紫府仙海,卻看不穿,先天道氣自有先天遮掩。

    “對新晉的圣人,也好意思動紫府仙氣?”一男修真傳弟子撇嘴道,戰力雖不如華山神子,卻看他賊是不爽。

    華山神子冷笑,滿目輕蔑,本不想動紫府仙氣,但為了面子,只能不要臉了,紫府仙氣都出了,不贏沒天理。

    可惜,他這裝逼的姿勢,還是沒怎么擺好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望看下,一聲龍吟乍起,傳自紫府仙。

    而后,便見一頭金色神龍騰躍而出,龍軀矯健,乃葉辰以道化成的龍形,一個霸氣側漏的神龍擺尾,甩向華山神子。

    “你....。”華山神子色變,施了守護神通,但還是被甩翻出去,所謂的守護,在葉辰神龍擺尾之下,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“真就破了?”漫長嘩然,難以置信,都知紫府仙氣的可怕,竟也未能鎮壓葉辰,反而被沖破,給了華山神子重擊。

    “莫忘了,他有道經與帝蘊。”有長老笑道。

    “道經與帝蘊在俺們這。”太白一聲干咳。

    這話,聽的四方一陣側目,再看葉辰時,眼神兒多了一抹駭然,無道經與帝蘊助威,竟都能破紫府仙海。

    “三招已過,裝叉劈了吧!”又是那男修真傳弟子,樂呵呵的,聲音雖小,但落在華山神子耳中,就如若震天轟雷。

    的確,三招已過,他未能斗敗葉辰,就好像被人扇了兩巴掌,臉龐火辣辣的,高高在上的他,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伴著一聲龍吟,他也化成了龍形,沖天而去,碩大的龍眸,已多了一條條血絲,正將眸子染成猩紅,刻了一抹猙獰。

    同一瞬間,看客們皆仰了頭,望向蒼緲,一金一紫兩頭神龍,大戰正酣,碾的蒼空寸寸崩塌,龍吟聲如若雷霆。

    “果是強的離譜。”

    華山神女俏眉微顰,對葉辰另眼相看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華山神子本身乃準帝,紫府仙氣都出了,都未能鎮壓葉辰,一定意義上來講,華山神子已然輸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她哪里知道,葉辰并未動全力,若用巔峰狀態,華山神子早已落敗,葉辰若想滅他,何需三個回合。

    之所以這般掩藏實力,自是為去天庭做鋪墊,太過恐怖了,反受人戒備,他可不想整日被人窺看,把他看成一個打醬油的便好,誰閑的蛋疼,整日去盯著一個小石頭精。

    吼!吼!

    龍吟聲雄渾,響滿天地,修為弱的弟子,耳膜都被震得溢血,多有眩暈者,站都站不穩了,大戰波動太大。

    華山真人收了眸,繼續煮茶,口中的這個他,自是指華山神子,無論心性、戰力、天賦,都已敗給了葉辰。

    “師兄這般看重小石頭,顯然已將他推上了風口浪尖。”華山仙子坐下了,“那幫老家伙,不會同意葉辰上位。”

    “華山派系之爭,吾已厭倦,可此番,吾必會傾盡全力扶他上位。”華山真人淡淡道,“真要將華山交給神子,不出百年,華山必成天庭附庸,此間厲害,師妹該是知曉。”

    “六成以上的長老,都親和天庭,師兄之壓力,師妹自懂得,但愿師兄力挺的小家伙,他年能壓得住華山門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做得到。”華山真人一笑,不經意間,已對那個小石頭精,多了一抹強大的自信,那會是一個堅定的信念。

    轟!砰!轟!

    兩人說話時,封天臺方向的轟隆,愈發強盛了。

    遙望而去,葉辰與華山神子已變回人形,一人佇立西方蒼穹,一人佇立東方虛空,再以仙術對轟,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葉大少的演技,一如既往的精湛,自始至終,都給人一種錯覺,一種他與華山神子旗鼓相當的錯覺。

    反觀華山神子,臉色就猙獰不少了,一次又一次將要拿下葉辰,卻偏偏拿不下,對面那個石頭精,就是個妖孽。

    “兩百回合了,咋還越打越強了。”地元真人神情奇怪,看葉辰那貨,再戰上八百回合,也多半活蹦亂跳。

    “竟這般能打,真讓吾意外。”太白金星嘖舌,先前僅是聽太乙夸贊,今日得見,真真信了,不止抗打,還很能打。

    “對上他,有幾分勝算。”華陽笑看華山神女。

    “未戰過,并不知。”華山神女較含蓄,一瞧便知,藏著底牌,葉辰能與華山神子戰的不分伯仲,但未必斗得過她。

    殺!

    一聲嘶吼傳下虛天,華山神子震怒了,猙獰著面目,再聚紫府仙氣,聚成了一柄紫色仙劍,一動破開乾坤陰陽。

    眾長老看的皺眉,連華山仙子與真人也皆如此。

    華山神子所動之法,已超出切磋的范疇,這般疾言厲色,這般猙獰可怖,明顯是要殺人哪!這是惱羞成怒了啊!

    暴露這等心性,更堅定華山真人傳位葉辰的決心,堂堂一派神子,竟是輸不起,動了殺人的念頭,若將華山交給此人,必定沒落,他根本就沒有做掌教的胸襟和魄力。

    葉辰神色悠然,紫府仙劍雖強,那也得能命中才行。

    然,他這腳掌方才抬起,還未等落下,便覺體內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作亂,來的太突兀,波及了他本源,噴了鮮血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紫府仙劍到了,一劍貫長虹,洞穿了他身軀,刺目的鮮血,如雨傾灑,滴滴刺目,看的諸多女弟子都忍不住捂眼。

    一擊重創,華山神子氣勢大盛,一臉獰笑,橫跨虛天而來,不準備給葉辰喘息機會,也真正動了殺機,要將葉辰誅滅,也省的日后成禍患,說白了,就是怕葉辰危及到他。

    “天人五衰。”

    葉辰穩了身形,皺下了眉宇,已尋出那股神秘力量的出處,乃自身的一種劫數,進階圣人時,必會出現的一種劫。

    也對,應劫之后,他已非荒古圣體血脈,進階圣人時,會有天人五衰劫,未等渡過這等劫,倒是忽略了這一點,可他想不通,這天人五衰為何遲到了,他已是圣人巔峰,將要突破大圣了,這個節骨眼兒上,咋還有這等橋段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華山神子殺到,一劍無匹。

    一瞬,葉辰強行鎮壓了天人五衰,一步挪移,避過了一劍,翻手一記大摔碑手,掄翻了華山神子,雖依舊未動全力,可這一掌,卻是頗夠分量,還敢對老子動殺機?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華山神子噴血,橫飛出去,臉色又猙獰一分,都不知是如何挨的這一掌,明明受了重傷,又哪來的反擊之力。

    “吾不信。”

    但聞這廝一聲怒喝,豁的定住了身形,眉心神芒爆射,乃一面神鏡,是他的本命法器,萬道神芒垂落,寂滅無匹。

    葉辰就干脆了,拎出了定海神針,一棍給其敲了個粉碎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本命器碎裂,華山神子又喋血,難以置信,那可是神鐵鑄造的神鏡,竟這般被敲碎了,他的本命器,未免太脆弱。

    “那根鐵棒,真好寶貝。”太多人仰首,盯住了葉辰手中的定海神針,一棍敲碎神鐵鑄造的本命器,絕對的兇悍。

    “挨上一棍,感覺該是不錯。”不少老家伙捋了胡須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虛天的一幕,就頗為血腥了,小石頭拎著鐵棒,大展神威,一路壓著華山神子爆錘,一棍更比一棍霸道,棍棍見血。

    啊.....!

    華山神子披頭散發,嘶嚎聲震天,每每欲反攻,皆被打回來,身負做多帝道仙法,竟都不及葉辰一根棍子好使。

    未等他定身,葉辰一棍又到,一棍給其送了下去。

    伴著一聲轟隆,華山神子與戰臺親密接觸了,渾身血骨淋漓,也不知是傷的太重,還是本命法器遭反噬,竟昏厥了過去,久久都未見起身,實則,是葉辰一棍,力道太強。

    于神子而言,昏過去也好,這若醒著,自受不了四方的眼神兒,你丫的一代準帝,竟被一個小圣人干敗了。

    以華山神子之心性,不發瘋才怪,何等早過這等慘敗。

    葉辰從天而落,擦了嘴角鮮血,一個突兀的天人五衰,真來的讓他措手不及,應劫前未渡這劫數,應劫后卻要補上了,可他依舊搞不明白,既是有天人五衰,為何遲到了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在場所有人,包括暗中的華山真人與華山仙子,都以為葉辰已渡過天人五衰,此番若知曉,必也驚異。

    “看吧!還是我好心。”

    依舊是那個男修真傳弟子,一躍上了戰臺,帶走了昏厥的華山神子,嗯...準確說,是一手拽著神子一條腿,一路拖下去的,看的四方人嘴角直扯,報復,這絕對是報復。

    不過,這副畫面,看著還是很舒爽的,特別是平日被神子欺凌的弟子,都有一種跑上去,狠狠踹他幾腳的沖動。

    “贏了。”地元灌了一口酒水,心情還是不錯的,他與華山真人屬一個派系,平日亦看不慣神子,更期望葉辰嬴,也更期望葉辰,能繼承華山的衣缽,成下一任華山掌教。

    有人歡喜,自也有人憂。

    太多長老的臉色,都是陰沉的,而他們,并不屬掌教一派,多是站在神子一方的,如華山仙子所言,華山派系之爭,六成以上的長老,都與當代掌教不和,表面風平浪靜,實則,暗潮洶涌,歷代哪一次掌教繼位,都少不了血雨腥風。

    這,便是政.治。

    驀然間,一縷白光飛上了戰臺,沒入了葉辰體內,仔細一瞅,乃是一枚丹藥,而且,還是一枚八紋丹,療傷的神藥。

    出丹者,乃華山神女,葉辰渾身的傷痕,瞬間復原。

    弟子長老皆側眸,望向了華山神女,看樣子她也想找葉辰練練了,不想占葉辰便宜,不惜給出八紋丹與葉辰療傷。

    葉辰就很上道了,又硬生生的,擠出了一絲鮮血。

    好嘛!華山神女也慷慨,又給了一顆,真是個小富婆。

    這下,看客們又坐正了,小石頭打敗了第一真傳,斗敗了華山神子,若再贏了華山神女,那就真的包圓兒了。

    “點到為止。”伴著清靈的話語,華山神女翩然落在了戰臺,笑靨如花,一雙靈澈的美眸頗潔凈,演化著道蘊。

    “好說。”葉辰扭動了一下脖子,沒有打女人的習慣,但也不會憐香惜玉,又不是他家的媳婦,誰家的誰心疼。

    華山神女一笑,微微閉了眸,下一瞬,又豁然開闔。

    就是這一瞬,葉辰神色當場木訥了,雙目也空洞,仿佛變成了一個傀儡,看其臉上,再不見一絲人之情感。

    對面,華山神女也好不到哪去,神態跟葉辰一般無二。

    戰況就是這般戲劇性,一句簡單的對白,一個恍似成了冰雕,一個仿佛成了石像;一個杵在戰臺東方,一個杵在戰臺西方,都不動了,就那般對立而站,畫面極為詭異。

    “這.....。”太乙真人挑了眉,都不知發生了啥。

    莫說他,四方弟子也看的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“大夢無極。”地元真人眸子微瞇,眼界頗高,已看出了端倪,唏噓又嘖舌,“好你個丫頭,還敢用這仙法。”

    看出端倪的,可不止是他,凡看出著,嘴角皆直扯。

    “咋都不動了。”更多人撓頭。

    這話頂好使,方才落下,便見華山神女動了,一步踉蹌。與此同時,對面葉辰也動了,搖晃了一下,險些栽倒。

    “你扯淡的吧!”華山神女張口便罵。

    然,話是從她口中說出的不假,但卻是葉辰的聲音,沒錯,是葉辰的聲音,更準確說,他元神在華山神女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怎...怎會如此。”對面,葉辰一臉的懵,話語自是女音,很顯然,華山神女的元神,在葉大少的肉身里。

    “未曾悟透,便拿出來用?這等秘法也敢兒戲?”

    “別咋呼,讓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號的,真不知如何當上神女的。”

    一個小石頭精,一個華山神女,一邊杵一個,也不干架,竟擱那斗嘴,每有一人說話,看客們眼珠便擺動一下,瞅瞅這個,再看看那個,這倆人,好像是換了肉身哪!

    “真是戲劇。”

    乾坤峰的華山仙子與華山真人,表情也有夠奇怪,看的頗真切,華山神女施了大夢無極不假,卻是出了問題,稀里糊涂,便與葉辰換了肉身,看這架勢,還換不回來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本該是一場驚艷的大戰,此刻愣成了打嘴仗,不明所以的弟子,還被蒙在鼓里,不知這是啥個橋段兒。

    
新書推薦: 無敵從御獸開始 國師請你自重 龍武狂圣 萬年道劫 最強系統吞噬者 系統每天都在崩潰中 紅塵之婆娑劫 我有一顆靈愿樹 我成了反派頭子 天劫雷主
三度博彩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