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書網 >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> 重回仙界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復活神燈

重回仙界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復活神燈

    韓立帶著一絲期待,拉開金色絲線,展開書卷。

    只見書卷封面上寫著“歲月真經”四個古樸大字,字跡隱隱有些斑駁,透出一股滄桑的韻味。

    韓立看到這書名,便對其中的內容猜到了大半,打開書卷后,眉梢很快便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這本金色書卷果然如他猜測的那樣,是一門時間法則的修煉功法,而且看起來非常精妙,取的乃是歲月如火,時間萬物都將在這歲月之火中腐朽衰亡的意境。

    韓立一頁一頁仔細翻看金色書卷,足足看了大半日才看完,面上很快露出喜色,揮手拿過旁邊的歲月神燈,輕輕摩挲。

    這門《歲月真經》的功法非常精妙,雖然比不上《大五行幻世訣》,在真言門中也算是最頂級的時間功法了。

    不過韓立之所以高興,并不是因為得了這本精妙的時間功法,而是《歲月真經》后面,記載了歲月神燈的祭煉之法。

    歲月神燈當日受歲月塔崩毀的影響,燈焰熄滅,好好一件重寶成了無用之物,他面上雖然表現的很是平靜,內心深處卻惱恨交加。

    如今找到此神燈的祭煉之法,總算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韓立隨即將《五雷正法真經》和通天劍陣陣圖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將兩樣寶物也仔細參悟一番的,但現在找到祭煉歲月神燈的方法,通天劍圖和《五雷正法真經》還是以后再研究的好。

    韓立再次展開《歲月真經》,翻到后面記錄祭煉之法的地方,面露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這上面雖然記載了歲月神燈的祭煉之法,但想要做到卻并不容易,尤其是他這個剛剛拿到《歲月真經》的人。

    歲月神燈的祭煉之法,其實并不復雜,若是一個修煉《歲月真經》的修士,那便很簡單了,以《歲月真經》修來的時間法則之力慢慢溫養便可。

    但韓立修煉的卻是《大五行幻世訣》,雖然比《歲月真經》精妙的多,想要祭煉歲月神燈卻是不行,除非他開始修煉《歲月真經》。

    只是經過彌羅老祖的教導,韓立對于時間法則的修煉已經了解頗深,深明其中利弊。

    時間法則乃是至尊法則,修煉起來非常困難,最忌分心。

    他如今修煉《大五行幻世訣》尚未大成,萬不可再修煉其他的時間功法,否則容易亂了道心,危害極大,甚至斷送修煉前途。

    彌羅老祖先前只是指點韓立時間法則的修煉,真言門的諸多時間神通,除了他已經學會的,其他的一門也沒有傳授,便是修煉的時間神通過多,亂了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韓立自然不會為了祭煉一件仙器,就葬送自己的前途。

    只是,他雖然不會修煉《歲月真經》,卻不代表他真的無法祭煉這歲月神燈。

    韓立定了定神后,兩手一揮,一團金色火焰在他身前浮現而出,正是當日在歲月塔祭壇上得到的歲月之焰。

    隨即,韓立又掐訣一引,斷時火把也出現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他兩手飛快掐訣,眉心處晶光閃動,一道道神識形成的晶絲飛射而出。

    斷時火把也滴溜溜轉動起來,一股股斷時火把特有的法則之力從上面飛射而出。

    韓立掐訣一點,那些斷時法則和神識晶絲同時飛入歲月之焰中。

    歲月之焰如同受到了刺激一般,猛地膨脹了倍許,并且劇烈翻滾。

    火焰之中,斷時法則,神識晶絲,還有歲月之焰自身的法則之力或呈旋渦狀,或極速竄動,或激烈碰撞,總之亂的如同一鍋沸水。

    韓立面色肅然,兩手飛快掐訣,控制斷時法則和神識晶絲以一個玄妙的方式運轉著,和歲月之焰的法則之力不斷接觸。

    同時,他并且將斷時法則不斷變化,模擬起了歲月之焰的法則之力。

    這是彌羅老祖傳授給他的一門真言轉靈法,是一種以神魂之力作為媒介,用一種法則之力模擬另一種法則之力的秘術。

    彌羅老祖當日指點韓立修士是,韓立因為身上的仙器基本都是奪來的,很多無法催動,于是向彌羅老祖請教仙器催動的問題。

    其實韓立的情況乃是常態,在真仙界,除了量身煉制的本命仙器外,一般買來,或者是奪來仙器中蘊含的法則之力,和修士自身的法則之力不同,是司空尋常之事。

    因為這個差異,常常導致修士無法發揮出仙器的全部威能。

    真言門一位前輩高人突發奇想,創出了這門“真言轉靈法”,模擬別的法則之力,以追求盡可能發揮出仙器的威能。

    當然,模擬的兩種法則不能差異太大,必須是同一屬性,最好性質也相近。

    這位真言門前輩實在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,所創“真言轉靈法”雖然做不到讓兩種法則完全相同,卻也可以模擬個六七分。

    斷時法則和歲月法則在某種程度上,還是頗為共通之處,“真言轉靈法”還是很有希望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當日奇摩子能夠操控歲月神燈,十有八九也是動用了這真言轉靈法吧。

    韓立催動“真言轉靈法”,不斷以斷時法則模擬歲月法則,一開始他還有些手忙腳亂,斷時法則和歲月法則激烈沖突。

    但隨著秘術運轉愈發嫻熟,兩種法則的沖突慢慢緩和,真言轉靈法運轉的越來越順遂。

    韓立眼中閃過一絲喜色,隨即更加用心運轉秘術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,轉眼間過了五六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車隊前進的頗為順利,途中只遭遇了一些尋常兇獸襲擊,都被桑圖和云豹打發,并未遇到大的危險。

    不過桑圖和云豹絲毫不敢大意,輪番在周圍巡視,防止危險來襲。

    此刻,桑圖和銀角犀部的一個銀角大漢族人車隊周圍巡查。

    “族長,你覺得這位石前輩是真心實意相助我們嗎?我總覺得將那個貔貅小**給他并不妥當。”銀角大漢望了一眼韓立所住的房間,低聲傳音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胡說!石前輩實力遠在我們之上,你的傳音可能會被他聽到!”桑圖聞言面色一變,傳音呵斥道。

    銀角大漢聞言嚇了一跳,立刻變得老實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用眼角留意韓立所在的房間,過了良久,仍然并沒有異樣,這才暗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我不知這些,只是這位石前輩實力太強,我們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。而且這個貔貅小獸太過珍貴,單靠我們和云紋虎部,就算將那貔貅小獸送到八荒山,非但不是福,反而是大禍。所以無論這位石前輩有什么目的,我們現在都只能依靠他。這等非議之言以后不要再說,你也讓其他族人禁制私下談論!”桑圖用更微弱的聲音傳音,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族長高瞻遠矚,我明白了。”銀角大漢恍然,面露欽佩之色。

    桑圖點點頭,正要再說些什么,就在此刻,一聲沉悶的聲音從韓立所住的房間傳來。

    桑圖和銀角大漢嚇了一跳,以為韓立聽到他們的談話,面色都是一變,桑圖心中急思解釋之言。

    不過過了好一會,韓立的房間仍然沒有什么動靜,二者面面相覷起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花枝空間之中,韓立全身灰頭土臉,頭發衣衫也被燒掉了近半,身體也多處焦黑,看起來狼狽無比,而那團歲月之焰此刻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但他并未理會身上傷勢,眼中卻滿是喜色。

    經過六年的努力,他終于成功以“真言轉靈法”,模擬出了歲月法則。

    模擬完成的瞬間,他一時得意忘形,沒有注意手中法則之力的操控,導致歲月之焰爆裂,差點重傷了自己。

    韓立翻手取出一枚療傷丹藥服下,身上傷勢很快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他再次盤膝做好,拿過歲月神燈,揮手召喚出斷時火把,然后掐訣一點。

    一股股斷時法則從火把上飛射而出,飛快融合到了一起,很快化為一團金色火焰,散發出陣陣迥異的時間法則波動,和歲月之焰六七分相像。

    韓立手掌虛空一推,仿冒版的歲月之焰向前飛出,包裹住了歲月神燈。

    金色火焰跳動,緩緩融入了歲月神燈中。

    他眼見此景,嘴角一揚,急忙按照歲月神燈的祭煉之法催動燈內的那團金色火焰。

    歲月神燈表面頓時泛起一層微弱金光,輕輕閃動。

    韓立看到此景,心中長呼出一口氣,這幾年的努力,總算沒有白費。

    他然后將歲月神燈抱在懷中,再次凝練出三四團偽造版歲月之焰,融入其中,繼續催動祭煉之術。

    解決了歲月之焰的問題,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。

    隨著韓立不斷祭煉,歲月神燈表面金光越發明亮,散發出的時間法則波動也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終于在他連續祭煉三個月后,神燈燈芯上金光一閃,一團金色火焰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燈焰浮現的瞬間,一股強大無比的時間法則波動從歲月神燈上爆發而出,怒濤般朝著周圍擴散而去,使得花枝空間內的天地元氣劇烈涌動。

    當日在太歲仙府內縱橫披靡的強大仙器,再次出現!

    韓立看著手中完全復活的歲月神燈,面露喜色,隨即手中掐訣一引。

    “呼啦”一聲。

    歲月神燈的燈焰立刻大盛,一道狹長的金光從燈焰上飛射而出,儼然是一道由金色燈焰所化的火龍。

    
新書推薦: 神魔降臨都市 三生三世仙上仙 重生之毒狐權傾天下 山海尋仙箓 是年輪 山海經之乾坤社稷圖 白娘子要休夫 封靈檔案 煙火江湖 封神新說
三度博彩论坛